v 您现在的位置: 绿港燃气资讯网 >> 燃气行业 >> 燃气信息 >> 正文
 
 

天然气市场呼唤大手笔--对我国天然气工业发展的思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天然气工业网    点击数:4477    更新时间:2005-10-31

摘自《人民日报》
  今后很长一个时期,我们不得不仍靠“燃煤”过日子。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造成大量烟尘与有害气体排入大气,世界十大污染严重城市中,我国占了5个,中国人深受大气污染之苦。
  使用清洁能源已成为世界潮流,“煤炭?????天然气”这个转换过程,是全球能源发展的大趋势。

  我们的天然气储量不算少。“八五”期间实行“油气并举”,结果5年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6308亿立方米,相当于前40年探明储量的总和。据第二次油气资源评价,我们有38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资源量,预测可采储量8万亿立方米至12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资源探明程度只有5.89 %,勘探潜力还很大。

  然而,我国天然气的开发利用却陷入尴尬局面。天然气不便储存,资源一旦开发就要相对连续消费,资源与市场必须紧密衔接,互为保障。我们的实际情况是,一方面东部发达地区对天然气的急切需求得不到满足,另一方面却又不能放手开发西部的天然气资源。

  这种情况下,如何加快天然气的开发利用?很显然,必须首先找出阻碍我国天然气工业发展的症结。

  国际经验表明,天然气工业的发展规律,是以市场需求驱动资源开发,产气、输气、用气各个环节必须同步运作。没有足够的用户保证,气田不能启动与开发;而用户一旦用上天然气,必须得到长期可靠的气源保证。上中下游具有十分严密的相互依赖性和制约性,这是天然气不同于煤、油及其他能源供求关系的一个重要特点。我国的天然气工业,恰恰有悖于这个规律,造成已探明的7000多亿立方米可采天然气处于“休眠”状态。

  我国的天然气资源主要分布在中西部,目前主要的消费市场又在东部。要解决人们提出的“西气东输”则必须建设大型长途输气管道。一次建成全国天然气管网,建设资金和现实市场都面临困难。天然气开发利用是一项上下游一体化、跨地区、跨行业的系统工程。资源是基础,用户是根本,管网是手段,储备是保证。有人说,目前阻碍我国天然气工业发展的主要障碍是资金需求问题、天然气价格问题以及天然气管理体制问题等。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有助于加快调整我国现有低效能源结构。这种看法,不无道理。

  据记者对全国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基地川渝地区调查,发现四川盆地内的天然气生产能力已超过了当地实际需求,预计到2000年将剩余20多亿立方米,四川石油管理局正在为寻求和拓展天然气市场而发愁。那里已建成了天然气环状输气干线,可用于川、滇、贵的工业及民用。然而即使拥有得天独厚的天然气资源、川东大气田就在家门口的重庆市区,用气量居然呈下降趋势,一些用户开始改用气为烧煤,四川维尼纶厂已有一半以上燃料改气为煤,市内一些有名的大饭店也把气锅炉改为煤锅炉。

  人们一般认为,重庆市天然气市场萎缩的原因是价格偏高,因为老用户感到使用天然气不合算,不得已只好放弃清洁安全的天然气而改为用煤。而一些新用户本打算使用天然气,却又望着昂贵的初装费用而却步。价格是国家统一规定的,过去气价较低,现在逐步调高。由于受利益驱动,无论石油部门还是地方,中间环节都比较多,更使现有价格升高,用户难以承受。

  而价格问题的背后,恰好说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买卖双方必须互利。制约我国天然气工业发展的症结主要在于市场,更在于我们的观念。买卖双方都想得利,又都各揣心腹事,这样的生意无法成功,其结果是双方都受损失。

  建国几十年,上游已为天然气投入数百亿元,如果勘而不用,正像有人所说,犹如一锅水烧到90摄氏度就不管了,其实再加一把柴就可以让水沸腾,而这关键的一把柴,如今必须通过市场来完成。

  中国的天然气市场呼唤大手笔。天然气的开发利用只能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和现代企业制度,探索灵活的运作机制,主动开拓市场。必须脚踏实地,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和地域经济的积极性,以用户为根本,上中下游联合经营,互相参股,效益共享,风险共担。

  人们期待着,期待早日气贯神州,荡涤污烟浊气,造福万户千家!

[摘要]目前世界石油炼制业正面临生产低硫和超低硫汽、柴油以满足日益苛刻的环境法规的挑战。天然气制合成油(GTL)正成为天然气高效利用的途径脱颖而出。21世纪将是GTL的发展期,在未来15年内,预计GTL装置生产能力将增加到4500万~6750万吨/年。油价如长期维持在较高水平,建设GTL装置具有更大的吸引力。GTL技术为天然气资源尤其是偏远地区天然气田的开发利用提供了有效的途径。我国偏远地区天然气的后续开发潜力将为天然气制合成油(GTL)技术提供用武之地,而且我国在天然气化学转化方面也已起步,据悉,内蒙包头市将建成天然气化工基地。
    天然气制合成油(GTL)技术已能满足商业要求
    目前世界石油炼制业正面临生产低硫和超低硫汽、柴油以满足日益苛刻的环境法规的挑战。例如,欧盟柴油含硫量将从目前350μg/g减小到2005年50μg/g、2008年30μg/g,美国柴油含硫也将从现在500μg/g减小到2006年15μg/g。通过费-托法工艺将天然气转化成合成油的柴油燃料含硫小于1μg/g、芳烃含量小于1%(体)、十六烷值大于70,为生产清洁燃料开辟了一条新途径。经过改进的费-托法合成技术,采用新型钴基催化剂和先进的淤浆床反应器,使GTL装置投资和操作费用大大降低,GTL的生产成本已可与18~20美元/桶的原油价格相竞争,催化剂性能的新突破己使壳牌公司设计的GTL装置与原油价格的可竞争性由1987年30美元/桶、1996年20美元/桶进一步降低到2000年15美元/桶,为建设天然气炼油厂注入了新的活力。天然气制合成油(GTL)正成为天然气高效利用的途径脱颖而出。21世纪将是GTL的发展期,在未来15年内,预计GTL装置生产能力将增加到4500万~6750万吨/年。油价如长期维持在较高水平,建设GTL装置具有更大的吸引力。除中型装置外,全世界现在建和拟建的GTL装置至少有10套之多,其规模为22.5万~450万吨/年。建设地点包括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澳大利亚、卡塔尔、南非、印度尼西亚、埃及、委内瑞拉、特立尼达-多巴哥、玻利维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2005年前,将有7套GTL装置投产,总能力将达880万吨/年。GTL技术为天然气资源尤其是偏远地区天然气田的开发利用提供了有效的途径。
    亚洲地区能源需求及利用天然气合成油的可行性
    最新出版的《亚洲烃》杂志刊载文章对亚洲地区的能源需求趋势以及利用天然气合成油在这一地区的可行性进行了分析。认为GTL技术对于扩大天然气利用途径和使能源供应来源多样化方面可以起到重要作用。亚太地区的能源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快速增长,为满足经济发展的要求,就需要亚洲地区的能源需求在今后20年保持稳定增加。预计到2020年亚洲地区的能源消费将比1996年增加一倍,达到230*1015英热单位(Btu)。中国,印度和这一地区其他欠发达国家将占增长的大部分,而像日本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将保持平缓增长。按行业来看,新增需求将主要来自电力和运输业。预计2005~2020年电力需求将增长50%,达到68*1015Btu,运输业需求将增长57%,达到38*1015Btu。随着天然气在发电方面应用的增加,天然气需求的增长预计将超过煤炭和石油,从2005年的16*1015Btu增长到2020年的34*1015Btu。2020年天然气将占亚洲能源消费总量的18%,煤炭和石油将分别占44%和35%。由于亚洲地区石油储量有限,只占世界探明储量的4%,因此亚洲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将日益增加,地区经济将受到油价波动的影响。亚洲在2010年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费地区。运输业发展所需的中间馏分油(喷气燃料和柴油)将成为这一地区需求增长最快的产品,2005年所需进口量将超过67万桶/天。而且这些产品的规范将更加严格。随着石油需求的增长和对中间馏分油进口依赖的增加,天然气无疑将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天然气不仅能促进该地区燃料的多样化,也将作为一种重要的更加清洁的运输燃料。事实上,相当大部分的天然气有待于经济性的开发和利用,同时伴生气的产量也日益增加。估计中东地区有23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远东和澳大利亚能以0.5美元/百万Btu的成本生产天然气。因此,边远天然气被认为是促进能源多样化的补充资源。过费希尔特罗普希工艺制合成油(GTL),为天然气转变成清洁燃料提供了机会。
    我国天然气资源
    我国偏远地区天然气的后续开发潜力将为天然气制合成油(GTL)技术提供用武之地。2001年天然气占中国总能源需求比例为2.96%(石油占27.4%,煤炭占62.0%,核能占0.47%,水力占6.9%)。中国天然气资源量为38.04万亿立方米,估计可采储量(7~10)万亿立方米。陆上62个盆地和地区的天然气储量29.9万亿立方米,78.6%集中在四川盆地、陕甘宁地区、塔里木盆地和青海省。10个海上盆地大多集中在南海和东海,总计8.14万亿立方米,占总量21.4%。据分析,全国常规天然气资源量中,最终可采储量为14万亿立方米,其中东部占30.3%,西部占28.2%,海上占21.4%。中国天然气储量大于1万亿m3的地区有10个:塔里木、四川、陕甘宁、东海、渤海湾、莺歌海、琼东南、珠江口、准噶尔和柴达木。现已形成以四川、鄂尔多斯、塔里木、柴达木、莺琼、东海六大盆地为主的气层气资源区,以及渤海湾、松辽、准噶尔三大盆地气层气与溶解气共存资源区格局。据统计,全国共发现69个含天然气盆地,其中天然气资源量比较丰富的塔里木、四川、陕甘宁、东海、渤海湾、琼东南、珠江口、准噶尔、柴达木盆地的总资源量为32.26万亿立方米,占全国天然气总资源量的84.8%。2001年中国天然气探明储量为1.37万亿立方米,占世界0.9%。资源探明率3.6%。2000年我国还在内蒙古伊克昭盟发现首个世界级大气田:苏里格大气田,天然气探明地质储量达到6025.27亿立方米,相当于一个储量6亿吨的特大油田,不仅是我国现在规模最大的天然气田,也是我国第一个世界级储量的大气田。我国近海天然气工业拥有较大发展潜力。对近海10个沉积盆地的油气资源综合评价认为,天然气总资源量8.4万亿立方米。目前在海上找到的天然气储量4211亿立方米,占近海天然气资源量9%。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天然气生产能力将由2000年100亿立方米增加到2010年150亿~200亿立方米。莺歌海、琼东南、珠江口盆地、东海西湖和渤海渤中是今后寻找天然气的有利地区。莺歌海-琼东南盆地有巨大的天然气资源,其中崖13-1气田年产天然气36.13亿立方米,预计天然气资源量约为1.5万亿立方米。东海盆地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达2000亿立方米以上。1998年全国天然气产量223亿立方米,天然气消费量221亿立方米,在能源消费结构中仅占2.1%。2000年中国天然气生产量277.3亿立方米(2001年303亿立方米),其中,CNPC占66%,CNOOC占14.3%,SINOPEC占14.2%,地方占5.5%。21世纪我国天然气发展将进入黄金期。2001年产量增加到303亿立方米,消费量302亿立方米,在能源消费结构中比例提高到2.96%。据预测,天然气需求量将增加到2005年640亿立方米、2010年950亿立方米和2015年1850亿立方米,在能源消费中比例将分别提高到3.61%、6.02%和10.08%。预计到2020年,化工领域对天然气的需求量将达325亿立方米。但是我国天然气产量还不能满足需求,预计2010年中国天然气缺口将达数百亿m3,2020年将达上千亿m3。俄罗斯和中国签署了天然气供应初步协议,俄罗斯东西伯利亚林斯克Chayadin天然气田天然气可望于2015年通过3009公里管道输送到中国沈阳、北京、大连,该气田天然气储量约为1.24万亿m3,年输气量可达200亿m3。土库曼斯坦(或俄罗斯西西伯利亚)至上海的天然气干线也在研讨之中。由于我国能源紧缺,大量进口成品油,再加幅员辽阔,天然气多数产于西部,因此天然气合成油和其他化学转化都有积极意义。
    天然气化学转化
    天然气的化学转化目前可以工业化的有:费希尔特罗普希工艺天然气制合成油(GTL),大规模甲醇生产,二甲醚(DME)。甲醇生产目前可以实现工业规模生产,并用于生产MTBE和甲醛等。1999年世界甲醇产量接近2700万吨。世界级规模:1000吨/天的工厂生产甲醇能够在能源市场有竞争力,可以作为发电燃料,或作为燃料电池动力汽车的燃料。DME是一种与LPG物理性质类似的醚类,能够作为低排放柴油的替代物,也适合作发电燃料。目前世界DME的年产量只有15万吨。如扩大规模到5000~10000桶/天,其生产成本可以在能源市场竞争。除了以上提到的利用方法外,还可以利用化学方法转化天然气中的丙烷,通过脱氢可以将丙烷转化成丙烯并进一步聚合成聚丙烯。利用天然气生产聚丙烯能够增强计划的经济性。天然气中的碳4组分可以用于生产MTBE,碳5成分可以用于生产TAME,或直接出售。等等。
    我国在天然气化学转化方面也已起步,据悉,内蒙包头市将建成天然气化工基地。此地距世界级大气田--苏格里气田仅200多公里,南临煤炭资源丰富的鄂尔多斯市,本地及周边地区的市场潜力大。该项目建成后,可达到年产甲醇105万吨、甲醛4.5万吨、多聚甲醛2万吨等。
    天然气的化学转化为把边远天然气转变成清洁能源和高附加值产品提供了机会,为能源多样化提供了条件。                 
        我国发展天然气工业已具备了一定的基础
  目前我国天然气已经形成的年生产能力达到 230 亿 m3;四川盆地是我国较大的已开发天然气产区,年产天然气 76 亿 m3;陕甘宁盆地中部气田是我国目前探明储量最大的气田,已开始进入开发阶段。
  海上天然气资源开发进展较快:南海已发现崖 13-1、乐东 1-1 等大型气田,正在陆续投入开发;东海的天然气田正在开发建设;渤海的锦 20-2 气田也已经全面开发。
  我国西部地区的天然气资源也正在加快开发利用的步伐。
   
我国发展天燃气工业具有比较雄厚的资源条件
  根据我国第二轮油气资源评价结果,我国常规天然气的总资源量为 38 万亿 m3。按照当前技术水平和经验,最终可探明天然气地质储量约为 13.2 万亿 m3。目前,天然气已探明的储量仅占总资源量的 6%。这表明我国天然气的资源勘探和开发都有较大的潜力。
  我国的天然气资源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和近海地区。80% 以上的资源集中分布的塔里木、四川、陕甘宁、准噶尔、柴达木、松辽等盆地及东南海域。预计在 2000 年我国天然气资源的探明程度将接近达到 8%。
  另外,我国还有 30 万亿 m3以上的煤层气资源量。虽然这类资源的勘探开发工作还处在起步阶段,但开发利用煤层气有着很好的开发前景,已引起国家有关决策部门的重视。目前,工业性开发试验和科学研究工作都在加紧进行,争取积极学习国外经验,突破煤层气的开发技术,为增加我国优质能源开辟一个新领域。
 
发展天然气工业可以缓解我国能源供需矛盾和减少大气环境污染
  中国能源生产和消费的主要特点是以煤为主。“八五”期间,一次能源生产的年均增长率为 4.37%。能源的消费结构是:原煤占 75.3%,原油占 17.5%,天然气占 1.9%,水电占 5.3%。这种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带来的问题是防治污染的费用日益增加。其次,对铁路运输造成压力。
  据预测,到 2020 年我国能源需求量将至少增加 8 亿吨标准煤。因此,加快天然气的开发利用也是缓解我国能源供需矛盾和优化能源结构的一项重要措施。
   
中国天然气工业的发展需要适当引进国外的天然气资源
  在积极勘探和开发中国国内天然气资源的同时,积极而适当引进一部分国外的天然气资源作为补充,是我国许多能源专家提出的一项建议。
  利用国外天然气资源,将不仅有利于我国能源消费结构的改善,有利于能源供需状况的改善,有利于城市大气环境的改善,而且对促进我国西北、东北天然气资源的开发利用也有重要意义。
   
中国天然气工业发展的思路和目标
  中国的天然气工业面临着跨世纪发展的战略任务。我认为,当前发展的基本思路应该是:
  -- 加大勘探力度,积极利用中国国内的天然气资源。
  -- 增加天然气的生产和消费,以缓解能源供需矛盾,优化能源结构,减少污染物的排放。为实现国家提出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环境控制的规划目标做出积极的贡献。
  -- 坚持天然气开发和利用协调稳步发展;充分考虑市场条件,处理好上、中、下游的关系。
  -- 积极开展与发展天然气工业相关的一系列科学技术和应用技术的攻关工作。
  初步设想,通过多方面的努力,我国天然气工业的发展在今后 20 年内争取有一个较大的发展:
· 2000 年年产天然气达到 300 亿 m3;
· 2010 年年产天然气达到 700 亿 -800 亿 m3;
· 2020 年年产天然气达到 1000 亿 -1100 亿 m3。
这样,加上购买国外资源,天然气在我国一次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可从目前的 2% 提高到 8%。
  与此同时,我们还要在深化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不断探索我国天然气工业发展的新体制,包括:上下游关系、产业化经营以及促进天然气工业发展的一系列扶持政策等。


文章录入:liufengyu    责任编辑:liufengyu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专题链接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2003-2010 www.lgr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绿港燃气资讯网 鲁ICP备05049557号

    地址:山东淄博张店华光路52号广电大厦 邮编:255000 | Tel:0533-3183657

    非法信息网上报警